两年间
2021-03-28 11:51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北京有两个时段的空气质量是最令我们担心的,一是入冬供暖,一是供暖结束前后。”李士祥说。针对空气污染问题,李士祥表示,北京已经制定了五年行动计划,共84项任务,总投资7200亿元,主要的工作内容包括压煤、控车等四方面。

对此,李士祥透露,今年北京将在地铁的建设上优先安排三环以内的密度,而不是更多地考虑郊区线路的长度。此外,今年还要打通东西城区内共计50条的断头路。

而在张军扩看来,天津在产业方面的工作思路很明确,一是要令现在的制造业更加高端,另外,在制造业研发方面也要有作为。

面对空气污染问题,李士祥总结称,“确实有很大改善,但是也确实没有达到老百姓的期望值”。在李士祥看来,去年12月出现的连续雾霾天与北京的地形特征和气候条件不无关系。

除了京津之间的联系外,赵海山还透露,天津到秦皇岛高铁也要继续延伸,目前还有两条线路正在策划。“要以铁路为枢纽,打造京津冀一小时生活圈。”赵海山说。

同为率先突破的领域,三地产业的分工和再定位无疑是协同发展的重要板块。面对产业问题,河北省副省长张杰辉直言不讳地表示,河北目前的第一要务仍然是去产能。“目前河北已经总计去除钢铁产能7497万吨,这相当于去掉了两个鞍钢。”张杰辉说道。

张贵则认为,实际上三地在治理空气污染方面已经做了相当多的努力,包括河北在节能降耗方面的贡献,目前三地也正在开展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工作。张贵认为,空气污染的源头很复杂,冬季燃煤、尾气甚至是刮风都可能造成空气污染,但要看到的是三地一些空气污染指标总体上已经有所下降,三地治理空气污染还需要更多的摸索和耐心。(肖玮 南淄博)

尽管天津1/4的区域都被划定为生态区,但天津的空气质量也并不乐观。赵海山就表示,天津也投入了大量财政资金,天津对于空气污染治理的关注甚至还要超过经济指标。“另外,每个领导都有相应的责任区,而且也做到了管理上无死角、监测点无盲区、监管监控没有空白等等。”赵海山说。

相较河北,北京则是产业向外疏解的主力一方。李士祥就表示,截至目前,北京已经向河北输出了6300个项目,向天津输出了836个项目。在疏解项目的同时,北京也输出了技术合同3600个,相当于1200亿元人民币。另外,李士祥还表示,未来北京要发挥好科技创新中心的作用,继而按照分工转移部分项目至天津、河北。“当然,我们也可以共建试验室,共建创新的研发中心。”李士祥表示。

不过,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张军扩表示,京津冀交通一体化说的不止是京津冀三地之间的交通,同时也包括三地内部的交通。北京市常务副市长李士祥也坦言,北京内部的交通确实很复杂,超过七成的经济活动都集中在三环内,给交通造成了极大压力。

北京与天津之间的轨道交通实则早在战略发布之前就已经十分便利。目前从天津到北京坐高铁只要半小时,去年更是将高铁延伸至滨海新区,最多也不过一小时。而与此同时,天津市副市长赵海山还表示,考虑到现行高铁的高负荷率,天津到北京的第二条高铁也正在兴建之中。

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已经两年有余,两年间,三省市从以往的“分房而居”变成了如今的“亲如一家”。但协同发展知易行难,无论是三地发展失衡,还是产业对接不平等,抑或是头顶驱赶不散的雾霾天,仍有很多问题困扰并阻碍着京津冀协同发展。为此,三地政府高层昨日齐聚2016博鳌亚洲论坛,共同求解“众行何以致远”。

河北工业大学京津冀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张贵表示,三地交通一体化发展就如同人体的血管,高铁、城际是主动脉,区域内的交通则是毛细血管。哪里堵塞就要疏通哪里,二者既要同时开展,同时也缺一不可。

而在去产能的同时,河北同样也是三地中承接产业的主阵地。但张杰辉表示,除了要承接外来产业之外,河北也要有自己的产业定位。张军扩也总结称,河北在产业方面的思路是科技成果的转化、运用和扩大,当然还有传统制造业升级。

张杰辉坦言,河北去产能确实导致了一部分人失业,人数大概在20万人以上。但在安置方面,要么是安排失业人员内部转岗,要么就是政府已经提前准备好预案,转移就业机会也比较多。

自从交通、生态环保和产业被认定为是京津冀协同发展需要率先突破的领域之后,近一年,三地在这三方面的发展和对接已经取得了明显成效。特别是在交通领域,“轨道上的京津冀”已经初具规模。

张军扩建议,在空气污染治理方面,政府应当采取一些能让老百姓切身体会到的举措,比如pm2.5持续几天达到几百以上,北京是不是就可以实行单双号限行。另外,他还建议河北应把散烧煤的治理作为下一步工作的重点。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babyblock.com.cn 版权所有